一座城市的供给侧改革,到底该怎么干?

2017-03-02 09:17:46 | 

“缓中趋稳,稳中向好”,是中央对2016年中国经济工作的总体形势判断。而接下来的2017,经济工作的主线,则是这两年的热词:“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宏观的经济工作思路。落到每个省份、每个地市、每个县城,乃至每个市场活动中的企业及个人主体,则又要面临各种不同的具体问题。对地方来说,究竟应该如何判断自身的优劣势,因地制宜地调整结构?对企业来说,又该如何捕捉市场的变化、消费的升级、行业的演进?


这实在是一道不太容易回答的难题。不过,我们可以看看做得好的地方是怎么做的,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更重要的是转变思路、学习理念。


从这个意义上说,东部沿海地区、尤其是南部改革前沿,更值得全国的地区学习。


开放+服务


比如我们都很很熟悉的广州。从数据上看,2016年,这座低调的一线城市,交出的经济答卷委实亮眼:GDP达到1.96万亿元,同比增长8.2%。不仅总量惊人,增速亦是超出全国6.7%和全省7.5%的平均水准不少。在全国经济形势可能在“L”型走势中继续的背景下,广州这样的成绩,简直就像是上学时老师和家长频频念叨的“别人家的孩子”。


现在虽然不完全以GDP论英雄,但广州这座一向以贸易著称的千年商都,能实现如此增长,其中的奥秘依然值得探究。即使不一定完全以学习成绩论英雄,“别人家的孩子”的学习经验中也一定有可取的、值得学习的地方。毕竟见贤思齐,是老祖宗很久以前就教育我们的道理。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对广州经济的印象,恐怕就是“开放”。而如果再用一个词概括广州政府在经济活动中所起的作用的话,就是“服务”。


“开放+服务”,常常使这座城市显得低调。但这确实是他们的秘籍。


改变“衙门”形象


举一个例子。


东西向横贯广州的珠江,在冲刷和沉积中于江中形成许多小型岛屿。其中一座形似琵琶,故唤“琶洲”。十年前,这里还是人烟罕至的生态区域。十年过去,许多新建楼宇拔地而起,其中的大部分,是互联网创新企业的所在地。诸如腾讯、复星、阿里、唯品会等,都选择在此处落脚。


众所周知,互联网行业属于智慧密集型,发挥作用最大的,是资本+人才。要让这些行业蓬勃发展,政府所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营造好的服务环境即可。


比如琶洲的政务服务中心,这个被称为全国首家第四代政务服务中心,还有个亲切的名字:琶洲政务客厅。这个 “客厅”,跟许多地方的政务服务中心构造不一样。


在这里,办事人员不是坐在冰冷的玻璃窗后,而是坐在类似银行VIP客户专区里,与企业办事员面对面洽谈,了解企业需求;大厅里备有免费的咖啡,还有机器人亲自为你送上;叫号不再是喇叭扩音器,而是通过微信提醒功能……“互联网+政务服务”,这一国家提倡的创新模式,在这里也有了实体性的生动实践。


琶洲政务服务中心蒋薇主任说,如果服务是“面子”,那么效率就是“里子”,否则服务便沦为花拳绣腿。政府服务当然也不仅仅是看上去好看的“花架子”。以琶洲为例,目前设置的11个窗口,平均每个审批事项能节约3个审批工作日。办事群众进入这里,只需根据自身需求填写一张申请表格,系统就会自动生成一张将多项服务并联叠加的“汉堡式”审批流程图,群众按图索骥,即可自行调整申报资料,真正实现”多证一窗办”。


而为了服务互联网集聚区内的企业,中心还制定了“一企一策”和 “专人代办”服务。到去年8月,就已经为复兴集团、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提供审批辅导和代办服务70多次,促进复星、阿里巴巴、唯品会等6个项目提前动工,节省审批时间1038个工作日,审批成本节约50%。用中心主任蒋薇的话说,就是“彻底改变传统政府’衙门’形象,打造交互式、智能化、互联网化的政务环境,让办事群众在琶洲政务客厅能享受到’交互式’VIP专属审批服务”。


改变“衙门”形象,不是说说就可以的。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的方向早已定下,但实践起来,需要从“脑子”到“手”、从“面子”到“里子”的整体转变。


企业


以广州为代表的改革前沿,经济活力究竟在哪里?


如果你去广州的街头走一走,就应该可以找到答案。他们最有活力的地方,都蕴含在民间。


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州没有巨无霸式的龙头企业。比如坐落在珠江新城商圈最东边的广州无线电集团,就早已是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300亿元的知名企业。其利润率,长期排在全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首位。


说起来,这还是一家有着60年历史的军工企业。1979年,这里研制出了国内第一台收录机,拥有硕大的两个圆形喇叭和金属感、棱角分明的外壳;1982年,“南虹牌黑白电视机”在这里诞生。中国的改革开放,从这家企业身上就可以看到印记。


这家企业的起飞道路也绝非一帆风顺。90年代初,它曾经一度负债3亿多元,人均负债10万元,被戏称为“十万负翁”。到现在,其资产总额已经达到156亿元,实现了“10年50倍”的增值奇迹。


怎么做到的?


该集团副总裁黄跃珍点出了几个秘籍:混改、科技创新、资本运作、改革模式。


从历史上看,广州无线电集团退出模具制造,将尚不成熟的服务业版块向高端拓展,并继续将高科技制造业向更精尖的领域策动,这一系列的大动作使得集团远离了低端粗放式产业的无序竞争,迈进了高附加值、低能耗的高端产业领域。


到现在,集团已经拥有集团拥有2000余人的研发队伍;每年在科研上投入产品销售收入的8%到10%,而其它企业往往不到5%。大量的科研投入保证了企业对核心技术的独家研发能力,以及长盛不衰的创新能力,技术创新早已成为集团制胜的最大法宝。


如何真正去做“供给侧”,这家企业给出了国企能走的道路。


创新


同样,在广州,也有这样一个汽车品牌异军突起,一上市便供不应求,一举打破德系、日系、美系在乘用车市场的多年格局——传祺GS8,源自广汽集团的自主品牌SUV,上市仅30天订单量就已达1.8万辆,颠覆了人们对于自主品牌汽车“质低价廉”的传统认知。


成绩的确令人印象深刻:从2005年开始谋划自主品牌开始,广汽到目前累计投资已经超过100亿元。传祺首款产品自2010年底上市以来,销量从2011年的1.7万辆到去年突破19万辆;产品上市不到三年就实现盈利;单车售价达到甚至超越部分合资品牌。2016年上半年,在国内乘用车销量环比下降13.4%,合资品牌下滑明显的背景下,传祺并未盲目跟风降价,而是以创新为市场切入点,1到5月以高达183%的快速增长,领跑中国车市。


问题同样是:怎么做到的?


答案依然在于“创新”。从最初50人的研发人员,到2500人的研发队伍,广汽传祺依靠人才优势,已具备了同时开发多款世界级水平整车的能力和新能源前沿技术的研发,在核心技术领域取得一系列突破,获得多项专利认证。除了技术之外,生产方式、供应链体系、售后服务等,广汽也进行了全面的创新。而在他们看来,这也是持续要做的功课。


“市场的选择说明,只有理解消费者需求、提供高品质产品,才能真正解决供需错配的结构性矛盾。我们理解的供给侧改革,一是要创造优质的产品;二是采用优质的生产方法;三是不能以损害环境为代价;四是改革的成果要与合作伙伴和员工分享。”郁俊认为,传祺的发展正是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推进结构调整,走出了一条有广汽特色的转型升级发展道路。


在专家看来,广汽传祺的例子已经说明,中国人完全有能力创造出高端产品,而且中国品牌有决心走向高端化。


的确,“品质”,才是供给侧机构性改革中,中国制造最需要提升的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讲,广州经验,可以成为全国之表率。




上一篇:荐读 | 领导干部应会的49个典故,再不怕讲话没水平文章没文
下一篇:刘云山: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建设良好的党内政治文化